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魔媚
手机访问

2018注册送体验金网址

    这是系统防盗, 看到是因为订阅比例太低,支持正版有惊喜哦!

    伏城果然吃这套, 毫无章法的粗暴对待,他反而很是精神。

    眼里立即露出温情脉脉又宠溺又无奈的眼神。

    这种人本质里就是没节操的, 想着既然哄不过去,干脆顺水推舟自己也放松放松。

    脖子后仰,闭上眼睛喉结随着吞咽动作不住滚动。

    苏瑭勾着眉梢眼瞧他快要往上爬了, 却忽地停下动作, 要姐姐伺候,想得美!

    伏城睁眼, 眼神带着些催促意味,见她盯着自己不动,立即伸手按住女人的后脖颈, 探头过来。

    苏瑭知道他是想要真正的吻自己, 立即偏头避开,也不再继续。

    男人被吊在半中央, 那滋味儿虽然女人无法感同身受, 但想也知道不怎么美妙。

    “怎么了?宝宝……”

    伏城哄女人的时候真是怎么肉麻怎么来,偏偏苏瑭不吃这套。

    她把肩头的被子一掀开,平躺了下去, 双腿屈起,膝盖微微分开, 伸手勾勾他撑在旁边的手指, 脸上绯红, 欲言又止。

    本来就是在睡梦中被叫醒,那是什么光景自然可以想象。

    伏城眼底已经染上红晕,正在本能和理智之间来回摇摆,苏瑭看得出来他此时意志还没那么坚定。

    “城哥……”

    苏瑭软软地叫了一声,指头在他手指侧面轻轻地抠。

    就见他薄唇紧抿,微微倾身。

    在即将探手按上她膝盖的时候,动作却忽然顿了一下。

    苏瑭清晰地看清他眼里有暗光一闪,就像是被迷了心智的人忽然被醍醐灌顶,眼底瞬间没了情谷欠。

    她眼神一暗。

    看来自己真的没有猜错,他在这个时候已经遇到了那个大机缘。

    之前看到的未来场景里他“自言自语”的对象,现在已经跟他建立了思维的联系,不知道是寄付在他的脑子里呢,还是身上的什么物件上面。

    刚刚伏城明显是被提醒了。

    “瑭瑭,我……”

    苏瑭视线下瞥,脸上迷离的表情陡然一变,羞愤而恼怒,自尊心受到极大打击的样子,将恋爱中女人的情绪化演绎得淋漓尽致,抬腿就是一记窝心脚。

    “你根本不爱我!你滚!”

    任何女人在这种关键时候发现男人对自己没反应,都应该是这种态度。

    伏城丝毫没有怀疑,忍住心口剧痛,心想这女人怎么力气这么大!

    顺手捉住脚踝,“你听我说!”

    苏瑭就是不听,另一条腿也出动,飞起一脚,直踹在他腮帮子上。

    哎呀,用脚打脸,原来比用手打爽多了!

    伏城只好忍痛把另一只脚踝也捉住,这么扭打实在不是办法,待会儿把楼下的佣人都招上来就难看了。

    他眉心拧起,忽地在苏瑭脚背亲了一口,“啵儿”的一声,苏瑭果然稍微冷静了一点。

    她脸上因为羞愤还红着,眼里蓄着泪水似的看起来雾蒙蒙,本就是美人春睡的景致,此时看起来香腮带着薄汗,更加水色撩人。

    伏城眸色深沉,见她终于消停了,但也知道今天不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是绝对不能善了。

    于是牙一咬,心一横。

    顺着刚刚亲吻的地方,一点点用嘴唇抚过,慢慢弯下了腰。

    苏瑭看着他用发蜡抓得十分有型的头顶,一只脚踩在了他的肩膀上,像极了把万民踩在脚下的女王。

    她眼底渐渐迷蒙,将所有得意洋洋都掩藏起来。

    虽然心里暗爽,男人也埋着头看不见,但也不能把表情露在脸上。

    可不能掉以轻心,万一潜伏在伏城身上的那个大能是能够感知周围的呢。

    伏城大概也是第一次伺候人,功夫不怎么熟练,不过为了证明他的爱意,可谓是使劲了浑身解数。

    直把大小姐当成全天下最好的宝贝似的。

    亦或是真的人如其名,是一枚入口香甜的酥糖。

    苏瑭脚趾头时不时地抠紧又松开,眉心沁起了汗珠,觉得差不多可以了,伸手去抓他的头发,“城哥……”

    伏城心里肯定是如释重负,抬起头,想爬上来跟她接吻。

    苏瑭抬手按在他心口,开玩笑,这个时候让你亲到还得了!

    可还没找个借口把人推开却被一串急促的脚步声和紧跟而来的拍门声抢先打断。

    伏城蓦地悚起,反手抹了一下嘴角,三两下跳下床,将自己浑身凌乱的衣裳扯好。

    苏瑭内心是毫无波澜的,不过暂时不能表现得那么淡定。

    人设虽然迟早是要崩,而且还要崩得渣男心惊胆颤那种,但现在还是先低调一点比较好。

    她也装作慌乱的样子扯下睡裙从床上起来,看了看床单,又把被子拉起来草草盖上。

    互相看看至少是能见人了,伏城才深吸一口气走过去开门。

    他刚刚也只是条件反射,起身之后就想起来苏常不在家,这个家里现在没有什么值得他忌惮的人。

    “城少爷!”

    站在门口的是大宅新提拔上来的一个女管家,原主记忆里,老管家虽然才五十多岁,但自称年纪大了前阵子生病主动请辞。

    苏瑭听那语气听得耳尖一颤。

    什么时候开始,家里下人都这么恭恭敬敬地管伏城叫少爷了?

    记得从前因为身份尴尬,下人对他的态度人前人后是不一样的。

    当着伏苓的面,大家会给主母面子,毕竟是娘家侄子么,于是会敷衍地叫声城少爷。

    但在背地里见到,要么没有称呼,反正也没有什么需要跟这个寄人篱下的人交流的事情。

    要么就是一个字,“喂”。

    在原主懂事之前,老管家的小儿子对伏城都是呼来喝去的,完全把侄少爷当成一条狗子。

    原主懂事之后,在她看到的时候会喝斥不懂尊卑的下人,大家才会收敛一点。

    那小白兔可能根本没有留意过这些,但苏瑭一眼就看出来,女管家见到伏城时,眼神里是有敬畏的。

    哎,被爱情蒙蔽双眼的女人真是可悲。

    看来伏城不光是在苏常那里地位有所提升,整个苏家对他的态度都开始发生变化。

    或许在家里主人看不到的地方,他还用别的方法震慑过这些曾经不把他放在眼里的人。

    这么想,苏瑭立即从原主的记忆里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好像伏城第一次去非洲,就点名把管家那个早就进苏氏珠宝混得风生水起的儿子也带去作副手了。

    但之后几次回来,都没见那小子跟着。

    苏瑭暗暗咂摸,联想起老管家莫名其妙病倒请辞,估计曾经对伏城呼来喝去的“小主子”已经被他解决了也说不一定。

    “什么事?”

    伏城倒是没摆架子,用正常的疏远语气询问。

    女管家立即朝他点点头,然后紧张地偏头看向后面的苏瑭,“大小姐,不好了,二小姐不见了!”

    床边放着一条深灰色半截裙,她上身已经穿了一件套头式蝴蝶领丝绸衬衫,下摆堪堪遮住蕾丝边。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mailandgiftconnectio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