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小鬼,哪里逃
手机访问

2018注册送体验金网址

    夏星霜继续念咒,玉盘里的青烟扭动得越来越快,升得越来越高,最终触碰到天花板的刹那,无论是谭老板身上的血珠,还是夏星霜脸上的血,同时化作血雾四散而去。

    夏星霜几乎坐不住,江不获急忙上前扶住她:“怎么样了?你还好吧?”夏星霜虚弱的点点头:“幸好,对方的降头师不是处男……我赢了。”在场的人听了十分意外,难道是不是处还能影响到法力?

    翌日,谭老板已经能下床,只不过得坐在轮椅上,他在万象一家酒店订了豪华包间,摆了酒宴邀请夏星霜和江不获吃饭,期间女人也来了,问夏星霜为什么知道对方不是处男,夏星霜神色平静:“一开始的时候他的法力是比我强,可最后却输给了我,只能说明他已经破了身,体内精气不纯,后劲不足。”

    女人似笑非笑:“这么说来,夏大师还是……”说着,女人又看了江不获一眼,脸上带起几分难以察觉的嘲讽。

    夏星霜淡道:“修术者必须保持体内精气的纯净,否则会影响法力,昨天的事就是最好的例子。”

    这时候,谭老板拿出一个红色的盒子递给夏星霜,他的声音还有些虚弱:“夏大师,这里面是十克紫奇,是我的一点心意;另外,我希望夏大师能来我们赌场,担任我们的护法,以后要是谁和我争,你就帮我弄死他!”

    夏星霜心里一沉,脸上依旧保持着平静,昨天说好二十克紫奇,现在却只给十克;江不获有些不高兴,开口道:“谭老板,我和夏大师四处云游惯了,也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您的好意我们心领了。”

    谭老板眼睛微微眯起:“怎么?二位是嫌我的报酬太少么?还是看不起我们赌场?”

    “我们没有看不起你的赌场,而是真有其他事要完成,过两天我们要去马来西亚拜访一位法师,否则夏大师的法力会下降。”

    谭老板冷笑了声:“降就降嘛!她都能把人弄死,下降一点怕什么?多少人想跟我做事我还不同意呢;再说了,二位要是出去,万一有人花重金找你们再给我落降头,你们是不是也会同意?”

    江不获急忙摇头:“当然不会,我们可不是为了钱什么都能做出来的人。”

    谭老板指尖点着餐桌,发出咚咚的声音:“二位,谭某是第一次主动邀请人,你们要是不答应,让我的面子往哪搁,以后还怎么服人?两位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夏星霜脸色很不好看,她知道这个谭老板不是讲理的人,现在得想办法离开这里,十克奇楠虽不足以完成九幽冥香珠,但也不会差太多,以后还能再找。

    于是夏星霜开口道:“谭老板,要不这样,我给你五十万,就当把这块奇楠买了,这次的事情我不收钱,就当交个朋友。”

    谭老板听了哈哈大笑,说夏大师太客气,那……

    这时,那女人悄悄用脚蹭了谭老板的小腿一下,又给他使了个眼色。

    谭老板立刻把脸一板:“这块奇楠是你应得的,分明是你的报酬,现在你又要出价买,分明有古怪,你们别不是我那对手派来的奸细吧?!”

    女人带着毒辣的笑,一面给谭老板夹菜,一面阴恻恻的道:“二位有所不知,做我们这行的,最忌讳两种人,一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不讲义气;这第二嘛,就是奸细,打断四肢是小事,我们赌城之前发现的内奸,他们全家后来都意外死亡了,我想两位不想这样吧?”

    江不获心里又急又怒,面对这样的人根本无法沟通,正要说话的时候被夏星霜打断:“谭老板,既然你执意让我们留下,那我就暂且答应。”

    谭老板斜眼看着夏星霜:“你的模样似乎不太满意啊,别不是心里有鬼吧?”

    江不获急了:“我们答应你也有鬼,不答应也不行,究竟要我们怎么样!”

    谭老板把筷子往桌上一拍:“特么的!你敢说我的不是?!”

    女人急忙笑着圆场:“老公,年轻人不懂事,算了;让他们出点钱,请弟兄们好好吃上一顿就行。”

    这下夏星霜明白了,这个谭老板不仅不放他们走,还舍不得那块奇楠,但自己也不是那么好惹的,只是要用邪香咒对他下手,需要工具和适当的时机,于是只能暂时隐忍:“谭老板,大嫂,俗话说不知者不怪,我立刻转五十万给你们,告诉兄弟们算我请大家的。”

    女人脸上露出抑制不住的笑:“那怎么好意思,十克奇楠也用不了这么多啊,你少给一些。”夏星霜缓缓摇头,女人也不再说什么,默认收下了。

    当晚,谭老板给夏星霜和江不获在赌城里安排了房间,之后又以好奇为由,把夏星霜的包袱拿走了;很显然是怕夏星霜报复,用香给他下咒。

    江不获在房间里急得来回踱步,说这次为了奇楠以身犯险,我倒是没什么,星霜你要是出事那可怎么办?!

    夏星霜坐在沙发上双眼微闭:“一切为了九幽冥香珠,现在唯一的办法,只能装作服从,等姓谭的和那个女人放松警惕,我们再想办法逃出去,届时我自有办法收拾他们。”

    江不获连连叹气,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第二天大早吃过饭,谭老板两个手下敲响了夏星霜的房间,对两人说老板有意思让二位参观一下赌场。

    保安带着两人往楼上走,期间走廊,楼梯口都有保镖,每个人都配有砍刀和手枪。

    到了赌城最顶楼,楼梯尽头有一个铁门,门前站着两个保安,手里竟然拿着AK47,他们的眼睛里看不出一点感情,感觉他们看任何人,都像在看一具尸体。

    打开铁门是一条长长的倒T形走廊,连接口又有三道铁门和持枪的保镖。

    “这是什么地方?”江不获的心提了起来,他看到脚下的水泥地上布满了血迹,左右两侧的铁门里,还不时传来惨绝人寰的尖叫。

************************************************************************************************
          本书籍由天书吧搜集整理,更多好看的书籍请访问:http://Www.mailandgiftconnection.com